汪精卫重庆坐飞机逃往昆明 最怕蒋介石动用军机拦截迫降

人气 3668   2013-9-14 15:21

汪精卫重庆坐飞机逃往昆明 最怕蒋介石动用军机拦截迫降

汪精卫与蒋介石

汪精卫与蒋介石

与此同时,一辆黑色雪克牌轿车正向机场疾驰。

机场的卫兵远远就打起精神,他们对中央大员特别是属于最上层的显赫人物的座车,牌号熟悉得像知道自家有几个孩子。

身材高大的桂连轩坐在车的前排,他是汪精卫的卫士,右手习惯性地插在口袋中,那里面有一枝德国造的连发手枪。

坐在后排的汪精卫眼睛瞥过窗外一闪而过的卫兵,嘴角向上牵了牵,竭力做出政客式的习惯性微笑,但他不知道这是否成功。

此刻,他头脑一片昏然,尽管他届甩头,想清醍一下思路,但是不行。他记不清楚怎样走下汽车,登上飞机,一切都像机械式的进行。但有一个印象却清晰地留在他的记忆里,那飞机客舱敞开的舱门黑黝黝的犹如一个巨大的陷阱,而他正像一只贪婪的野兽循着猎手一路布置好的诱饵踏了进去。

引擎轰鸣,飞机振翼而上。舱内的緝度很髙,汪精卫白晳的脸上泛上一层红晕,他觉得现在清醒了一点,脑子开始运转了。

继之而来的就是恐惧和担心,以他的地位和身份,刚才突然在机场露面并登机离开了重庆,肯定引起不少人注意,最可虑者就是戴笠手下那帮军统特务,简直无孔不入。按惯例,中央要人离开重庆是必须经过蒋介石批准的,汪精卫竭力想象蒋介石在得知消息后会采取什么行动。

从重庆到昆明,是他这次出逃路线的簞要一站,事前和陈璧君、周佛海等人作了多次讨论和研究。这段航程飞行间为3个小时左右,现在最担心的是蒋介石得知消息后将命令军用飞机进行拦截迫降。如果这样,汪精卫的脸面将往哪里搁!蒋介石对待政敌的手段他汪精卫不止一次地领教过,真可称得上心狠手辣,无所不用其极!似乎为了印证他的恐惧、惊慌未定的汪精卫发现周至柔出现在面前时,全身都僵住了。

在机场时,周至柔没有发现陈璧君等人对他的冷淡,现在他又惊讶地看见汪精卫也和他同乘一架飞机。

从身份、地位、礼仪上来说,周旱柔有进谒的必要。

“职周至柔晋见汪副总裁。”

一个漂亮的军礼完美得无可挑剔,保定军校的毕业生对这些门面礼数尤为练得纯熟。

汪精卫在座椅上挣扎了一下,没有反应。

陈璧君抬抬手:

“汪先生身体不适,不必多礼了。”

被打发回座位的周至柔兴致犹然,又踱到驾驶室,啪的一个响指,将飞行员换了下来。

跟踪进驾驶室的桂连轩连忙报告了这一情况。

汪精卫的身体更加僵硬,惊慌得吐不出话来。

曾仲鸣凑上前去低语道:

“周至柔在机场告诉我,他也是去昆明的。但我很怀疑。”

陈璧君语调惊慌:

“仲鸣,可不可能蒋介石故意让汪先生上飞机,再命周至柔亲自将飞机驶回重庆。”

曾仲鸣没有回答;掏出笔记本,轻轻撕下一页,在上面写道: “密切注视,如果转变航向,由连轩把周击毙,由曾对付周的卫士, 文杰和常焘保卫汪主席夫妇。”纸条在同伙中一一传阅。

二十分钟后,陈璧君透过窗舷,只见两条白带婉蜒而结,不由大惊,“这不是嘉陵江与长江的汇合处吗?”

桂连轩、曾仲鸣噌地站了起来,右手同时插人口袋,握住了手枪。

陈璧君大声发难:

“周将军,你为什么把我们带回重庆!”

周至柔一乐,笑着说:“这是沱江与长江的汇合处,是泸州,不是重庆。”

多次乘机来往于重庆和昆明的汪精卫仔细辨认一番后,终于放下心来,航向没有错,刚才经过的地方的确是泸州。

过足了瘾的空军少将又跑了过来,不无得意地报告:

“汪副总裁,周至柔汇报表演完毕,您看我这个航空兵合格不合格?”

倒在座椅上的汪精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“合格、合格。”他虚弱地赞道。

凭感觉,汪精卫知道飞机正在降低高度,下面已经依稀可见昆明城的轮廓,他把身体向后仰了仰,尽量调整坐得更舒服一点。

“总算到了昆明,”陈璧君拍拍汪精卫膝盖,夫妻俩都从心里长出了一口气。

“奇怪,为何不见蒋介石有动作。”汪精卫有点庆幸,他想蒋介 石现在可能还不知情。

  关注度: 3668   Baidu: 0   360: 0   Google: 2   其他: 4

推荐您可能感兴趣:

返回顶部
汪精卫论坛 | 添加收藏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绝大部分内容是编辑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站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